第一百六十五章:门中白纸(1 / 2)

我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都让胡凤楼竟然学会拍马屁了。

看着此时胡凤楼这怂模样,我也懒的跟他计较下去了,跟他说我们现在赶紧的走吧,跟那个男人交代一下这件事情,等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回家吧,昨晚我一晚都没睡,这会可困死我了。

胡凤楼听我说这话,赶紧的笑嘻嘻的应承我,立马又变成了狗的模样,跟着我一起去那个男人家里了。

我们回去的时候,张峰还在跟这个男人吹牛逼,说我法力无边,什么都能去除的掉,叫这个男人别担心,不过看着这男人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张丰吹牛逼的时候,我便走过去对他说:“每天给你做饭洗衣服的,是一个神女,这位神女喜欢听你唱歌,你找个时间,将这位神女供奉起来吧,她会保佑你出人头地的。”

现在我的身份是法师,被张丰吹的无所不能,现在这男人听见我跟他说这话之后,脸上担心的神色顿时就好了起来,问我说:“那大师就不用杀她了吗?”

“当然不用。”我回答这男人:“她是神明,之所以看上你,也是你的造化,还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她对你的青睐,好好供奉她吧。”

估计是这个男的对张天昌也有些意思,就像是胡凤楼说的那样,就算是没见过面,每天都有这么个女人为他操心生活,对于每个男人来讲,都是提件求之不得的事情,之所以会找人看,无非就是不确定照顾他的东西是好是坏,现在确定下来了,自然是放心了。

“多谢大师,若不是大师的话,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男的对我说了句谢谢,看着这男人终于放下心的模样,想到张天昌一个天上的神仙都被这男人唱的歌给吸引了,要不是我此时实在是没啥精力的跟这男人聊几句的话,我这会肯定想要求他能不能给我唱两首哥,就当是对我的报酬。

现在我也只想回家睡觉,于是就对着这男人讲以后我有机会再听他唱歌,今天我就回去了,要是有什么以后不明白的话,可以打电话问我。

说着我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这男人,并且告诉这男的我叫胡秀,说完之后,我便牵着我身边的这条萨摩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也不知道胡凤楼是哪根筋又开始不对了,路上我牵着他回去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回到家里,他就把他身上狗皮给换了,换上了他的狐狸皮,见我躺在床上睡觉了,于是他也就跳到床上来,趴在我的被子上睡了。

昨晚没这么睡,现在白天睡起来特别的香,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转了个身,像是把什么东西撞到床下去了,不过因为睡的太舒服,也没理睬,正当我想继续转身睡的时候,只觉得我肩膀像是被什么东西拍了好几下,迷蒙的睁开眼睛,只见此时一张狐狸大脸,阴森森的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怒气冲冲的问我说:“你为什么要故意把我踢下床,是不是不想和我过了?”

看着胡凤楼这么莫名其妙的问我,我一时间脑子都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伸手抓了下头发,问胡凤楼说:“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把你故意踢下床的?”

“就刚才,我在床上睡的好好的,你忽然就把我踢下去了,你说你是不是看上了今天那个唱歌的,所以就想把我踹了,你好跟他好去了?”

我刚才只不过是转了个身,谁知道胡凤楼在我身上啊,而且现在听着胡凤楼说的话,他好像对我的怨气还很深。

见他这会这张毛茸茸的小脸满是借题发挥的盛气凌人的模样,我知道这会我要是不跟他解释清楚,今天我都甭想睡觉了。

“我哪里有踢你下去,我就是不小心转了个身,你自己滚下床去了,再说我怎么又看上那个唱歌的了?我不过是留了个电话给他,好随时都知道张天昌的动向,加上人家歌唱的也确实不错,既然张天昌都是我仙家了,他又是我仙家的男人,搞好一点关系对我们都有好处吧。”

我费力的解释了这么一大堆,早知道要跟胡凤楼解释这么多,我真不应该给那男的留什么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