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怀疑(1 / 2)

“准备谢我吗?”我问了句阿信,毕竟跟天上仙女扯上关系,是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况且对方的身份还是玉皇大帝的女儿,一般人就算是花了数十辈子,也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我为什么要谢你。”阿信忽然反问了我一句。

他这一反问我,都让我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于是就尴尬的跟他说了一句:“你不知道你女朋友的身份吗?”

“当然知道,她说她是玉皇带的女儿,原本我念她照顾我这么久,请你对付她时,我有些不忍心,但是在你走之后,她对我说要跟我在一起,以她公主的身份,让我这辈子都不能再娶,也不能喜欢上别人,以后我去哪里,她都会跟我在一起,并且她还跟我说,你男朋友,也不是人,你们也是这么在一起的,所以我很好奇,就想来问问你,你不觉的你这辈子,都完了吗?没有任何的自由,被一个你根本就不爱的人束缚,就不痛苦吗?”

之前我一直都想着是男人只要是得到了天之骄女的喜欢,应该就是一件很值得庆祝的事情,但是我没想到的是,阿信他竟然不喜欢张天昌。

这会阿信问我这些问题,就跟我从前刚跟胡凤楼在一起的时候一样,我也觉的我这辈子就这么完了,但是现在,我只想和胡凤楼好好的走下去,于是我就安慰阿信:“如果你能说服四公主不喜欢你,你就去说服,如果说服不了,就接受事实,人的感情都会变得,我一开始也不喜欢我男朋友,但是认命了,所以发展到现在,我喜欢他了,所以也没觉的这对我来说是束缚和痛苦。”

“你这是被迫和认命的喜欢,与其说喜欢,还不如说是无法逃避,你的潜意识告诉你,你必须要和他在一起,你被他感动了,所以你就喜欢他,那若是今后你遇见了你所一见钟情的人呢?你会不会就会觉的这这种被捆绑的相爱,是痛苦的。”

我从来都没想过阿信说的这些问题,我觉得我喜欢上了胡凤楼,就是喜欢他,也不会再去喜欢别人,况且胡凤楼也根本就不会给我喜欢别人的机会,所以我对阿信这个问题,有些不理解,于是就跟他说他现在想的太多了,如果他这么渴望自由的话,那还是去跟四公主说吧,四公主喜欢他,肯定会尊重他的决定的。

“我说过了,说了我不喜欢她,并且我这人就很固执,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希望她别纠缠我。”

难以想象,一个被所有人尊崇的公主,竟然会被一个凡夫俗子拒绝,想到这我感觉有些好笑,于是就问阿信说:“那四公主怎么回答你的?”

“她说不可能,我这辈子就算是死了,也得死在她面前,她不会给我去爱任何人的机会。”

当我听到阿信说这话的时候,忽然在某个瞬间,心里一紧,为什么就跟胡凤楼一样。

“她们神,习惯性的掌控一切,绝不允许发生超出她们掌控的事情,一旦发生了,就会采用极端的方法来惩罚你,并且她们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你只能服从被她奴役,她再爱你,也是为了满足她自己的私欲,若是真的爱你,就不会看着你痛苦,还不给你任何自由的机会。”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时间竟然有点害怕听到阿信说这话,他说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想过,并且他说是在说张天昌,但是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说胡凤楼。

我不想怀疑我和胡凤楼之间的感情,我们都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生死与共,况且我也不想让我自己以后不好过,于是将口红放进包里,跟阿信说:“也不是你说的这么悲观,若是她们不爱你的话,也不会跟你在一起,我男朋友还在等我,我先走了。”

我说完这话之后,正想从阿信的身边能走过去,但是阿信这会忽然就伸手拦住了我,不让我出去,侧过头跟我说:“我一直都相信一见钟情,你长得就是那种很容易让人一见钟情的女孩子,你的眼神,很容易让人产生共鸣。我们都是同一种人,我相信你肯定也会怀疑过你为什么要和你男朋友在一起,既然我们都无法躲避,那倒不如我们干脆放弃自己,先痛快了自己在说。”

阿信忽然拦住了我,我顿时就有点紧张,躲了几下,但是阿信都不让我走,我就有点生气了,问他这话什么意思?要是他不让我走的话,别怪我对他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