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周婉的请求(1 / 2)

熬可能是被说到了点上,胡凤楼立马就放下了我的手机,跟我说:“怎么可能呢,我秀秀非我不爱,好歹我也是个能呼风唤雨的仙家,我秀秀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就只知道唱几句歌,什么都不会的凡夫俗子。”

我向着床边走过去,拿起胡凤楼放下我的手机,打开信息和通话记录一看,只见胡凤楼把我白天和阿信的通讯记录和信息之类的全都删了,电话号码也给删了。

尽管我心里知道我不该生气,我应该理解胡凤楼为什么要怎么做,他是只狐狸,不是我们人,狐狸天神就多疑,喜欢怀疑这个怀疑那个,刚才我和阿信一起都不见了,又是一起回来的,胡凤楼肯定会怀疑,我应该理解胡凤楼。

但是尽管我心里这么想,可是我一瞬间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情绪,胡凤楼他为什么要怀疑我,他跟我在一起这么久了,难道我对他怎么样,他心里就没半点逼数吗?还要像是防贼一样,防我做对不起他的事情,防我背着他跟别的男人乱来。

阿信说的真没错,他们神,已经习惯了掌控一切,如果一但事情超出了他们的掌控范围,就会采用极端的方式来惩罚我们,他说的就是胡凤楼,胡凤楼从他跟我在一起,到现在都是这么对我的,害我一起跟他受苦受累,四处躲避逃亡,过的提心吊胆,他也没想过要让我自由,让我安稳。

“对啊,你这么优秀,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别人,今天晚上我不想洗澡了,你睡床上吧,我去睡外面沙发了。”

此时我已经从极为激动的情绪,到最后跟胡凤楼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变得无比平淡。

我从来就不对任何事情抱有过大的期望,包括爱情也是,但是这次,让我实在是没办法忍受我已经明明退了一千步一万步,什么都听了胡凤楼的,几乎是跟任何男人都断绝了往来,他还是怀疑我。

但是就算是他怀疑我,我又能怎么样,我根本就不能改变我和胡凤楼一丁点儿的关系,所以只能认命。

胡凤楼这会也知道我是生气了,在我转身的时候,一把就拉住我的手,跟我说:“我没有故意要怀疑你的意思,我就怕那小子对你图谋不轨,你看你长得这么漂亮,被他惦记了怎么办。”

胡凤楼一向都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之后,又用所有的精力来跟跟我道歉,我都已经习惯了他这样,于是就跟他说别解释了,我没生气,早点睡觉吧。

说着转过身,向着床边躺了过去,闭上了眼睛。

估计是知道我心情不好,胡凤楼这会在我身后,见我背对着他,干脆变成了狐狸,从我身后向着我身前绕了过来,死皮白脸的就用他的身体往我的怀里钻,非得让我抱着他了,它才肯甘心。

看着胡凤楼这样,我真是又气又无奈,到最后也只能抱着胡凤楼,转身睡了过去。

一连几天,都还算是比较风平浪静,张丰也没各种事情来找我和胡凤楼。

只是我现在的钱也用的差不多了,胡凤楼在他跟我在一起后,又把他之前给我的卡给收回去了,现在我出门买菜买衣服的钱都快没了。

之前做法事的时候,觉的有钱没钱都无所谓,但是现在愁钱花的时候,我又觉得我自己真是作,明明穷的叮当响,装什么大佬,现在搞得都快连饭都吃不上了。

我不对胡凤楼说钱的事情,胡凤楼也不跟我说,之前好几次都想向着胡凤楼要钱,但是因为都在生他的气,都没要成,现在要是再不要,我真的就快饿死了。

这几天张天昌这边也没什么消息传过来,自从胡凤楼将阿信的联系方式全都拉黑了之后,我们之间也没了任何的联系,这几天我情绪也缓了过来,在我要出门买菜前的时候,我看见胡凤楼这会正坐在沙发上拿着一本我们现代的书在看,于是我就向着他身边靠过去,看着胡凤楼,喊了他一句:“凤楼。”

见我这几天来第一次叫他,胡凤楼顿时就高兴的向着我凑了过来,问我说:“怎么了,你不神我气了吗?”

既然要向他伸手要钱了,怎么可能不低头,于是我就对着胡凤楼说:“我哪里生你的气了,我只是觉的你不信任我,伤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