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神仙般的感觉(1 / 2)

这眼睛是绿色的东西,一般都是什么妖怪或者是鬼物。

但是这个眼睛在镯子里仅仅的闪现了几秒后,就消失了,并且我感觉它出现的这几秒,也就像是为了跟我对视,像是在跟我传达某种讯息。

可此时我连这个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又能看懂这东西要跟我讲什么。

刚才我们都没有办法解决的地阎王,现在我镯子里的那个东西一出来,直接就把那个地阎王轻轻松松的就吞掉了,这让我顿时就疑惑我这镯子里,封住的到底是什么?

龙漓云跟胡九霄此时见我镯子里的东西显了神威,都有些吃惊,胡九霄直接拿起了我的手,看着我手腕上的镯子,然后他再用手握住了这个镯子,像是在感受着什么似的。

过了好一会,他才对我说:“这镯子的灵性极强,你是从哪里来的?”

“这镯子是水府娘娘的。”

不过我说到这镯子是水府娘娘的后,忽然就想起水府娘娘之前跟我说过,这个镯子是当年东瀛人送来给唐玄宗的,既然这镯子是东瀛来的,而我们现在所对付的那个地阎王,百通也说很有可能是当初日军侵华时所带来的东西,那这么说的话,现在就是东瀛的妖怪遇见了东瀛的妖怪,但是我镯子里的那个东西的力量更为巨大,所以就把那地阎王给吃了!

“这镯子看起来不像是我们这边的东西,反倒像是日本的。”

胡九霄就算看个镯子的模样,都能直接的猜出这镯子是哪里的,这让我顿时就又对他有了些佩服,于是就把这个镯子的来历,都跟他说了。

听我说了来历之后,胡九霄还是有些好奇,跟我说:“这镯子里的东西,竟然能吞噬这么大的妖物,那说明这镯子里的恶灵,也不简单,不过既然是恶灵,为什么不选择恶人当主人,而是选择一个出马弟子,当它的主人。”

出马弟子是走正道的,一个邪祟愿意跟着我归顺到正道,一般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在前世的时候,与我有渊源,就跟很多出马仙家,之所以会找弟马,就是因为跟这个弟马有前世今生的缘分,如果缘分到了,一般就弟马从善它从善,弟马从恶它从恶。

而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镯子可能与我祖上有什么关系。

如果跟我祖上有关系,我的血液里,都是流着我祖宗的血,所以这个镯子才会跟着我。

不过不管现在是因为哪个原因,那个镯子里面的恶魂,已经将地阎王给打败了,此时我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而胡九霄此时也将所有的兵马遣散,跟龙漓云告辞。

龙漓云虽然是我仙家,但还是喜欢居住在山川河流中,所以几乎就是打完一次仗,他就走了下次要再打仗的时候,他就出来了。

现在这片地上,也就剩下我和胡九霄。地阎王死了,我就问胡九霄,我要你该怎么把这件事情跟天庭上的人说,让他们减免胡凤楼的刑罚。

见我这么担心胡凤楼,胡九霄也并没有因为我此时担心胡凤楼而不搭理我,而是回答我说:“我们去说情的话,就需要把这个地阎王已经死了的消息一层层的通报上去,这样比较麻烦,并且没什么效果,现在金花教主这会还在我长白山,过几天再上天庭,你何不跟我一起去见金花教主,让她带着我们已经把地阎王降服了的事情带上天庭,金花教主跟天庭里很多神仙都相处的好,她若是说情,指不定他们就有办法,将胡凤楼给放了。”

“是真的吗?只要是金花教主去替胡凤楼说情,胡凤楼就有机会被释放吗?”

“有这个可能,并且金花教主一直都很宠爱胡凤楼,自然是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胡凤楼被处死,只要我们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有个结果,再把这个结果让金花教主带上天庭,金花教主那边也就有了说辞。”

“那我跟你去长白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