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同一个人(1 / 2)

除了她之外,我根本就没有给过我的什么东西给别人,可是我与那个老板娘素未谋面,她怎么可能会害我?

我看别人当弟马,是大把大把的捞钱,就我不行,今天收了个红包,我就被人下咒了,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跟别人结了什么仇什么怨,谁才会来害我。

“我感觉这次害秀秀的,应该就是上次将草人放进电梯的这个人,现在他再对秀秀出手,并且布的是阵法,这阵法有点高深莫测,恐怕不是我们两人能解的,如果想要救秀秀的话,恐怕要去长白山,请胡爷来看看。”

这话是蟒玄龙说的,他怀疑现在给我下咒的人,还是那个在电梯里害我的人,原本我还想着就算是那个东西想害我,我身边跟着仙家,他就算是想害我也要找准时机吧,可是那个东西就像是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跟着我一般,就连我下个楼买个早餐,他都能找到对我下手的机会。

不过听着蟒玄龙说的这些话,胡凤楼好像是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像是已经知道了,只不过当他听到蟒玄龙说只有胡九霄才能救我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不耐烦,对着蟒玄龙说了一句:“谁说我要救她了,胡九霄来不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胡凤楼这么训斥蟒玄龙的时候,我就躺在床上听的真真切切,原本我还以为胡凤楼昨晚这么听话,我今天出事了,他肯定会救我,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胡凤楼竟然犹都不犹豫的说并不想救我,这让我原本就对他有点好感的心理顿时就没了。

蟒玄龙听胡凤楼在呵斥他,顿时就把脑袋给低下去了,没在敢说话,默默地出去了。

此时我的身体又开始难受起来,脑袋里似乎就像是有万根银针在扎一般,若不是我现在疼的没有半丝的力气,我此时早就开始疼的在床上打滚,而胡凤楼看见我满脸痛苦,于是向着我的床边坐过来,伸手摸我的额头,他看着我的眼神里,有一丝压抑的担心,又有点冷漠,一股凉凉的气息从我额头里传了进来,然后胡凤楼说:“这样有没有好点?”

虽然这丝气息冰凉,但是还是没办法阻止我这脑子里钻心般的痛,痛的我只想发燥发爆,满头都是冷汗,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要对我下这么大的狠手,我原本一直都还以为我最大的敌人就是胡凤楼,现在胡凤楼在我身边,对我没什么威胁了,可却偏偏来了一个我根本就不知道,比胡凤楼还要阴狠的东西,在暗地里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