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我跟你们没完(1 / 2)

想起酒吞的时候,我心里几乎就冒出了一个办法,不过成不成功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但是起码还有一线希望。

现在的这个出租车司机,已经被董生给操控住了,我们的车现在已经在开往离开市区的路上,见这会我身边的这个日本男人已经没再对我问东问西,于是我就问他说:“你既然说你跟我是同一个祖宗,那么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是不是也能操控酒吞?”

从刚才这日本男人都能用中文跟我说话,我想他应该也能听得懂我们中文。

日本男人听我问他叫什么名字的时候,这个似乎对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就对我说:“我叫真神田一,酒吞乃是我家族所流传下来的式神,早在一千多年前,随祖先进入唐朝,献给了唐朝皇帝。”

“但是酒吞跟我说我就是他的主人,你能把酒吞请过来给我看看吗?要是你能请过来,我就认同我们是同一个祖先,以后你需要我的血的话,尽管拿,毕竟在我们中国,讲究血脉亲情,我家人都死了,你就算的上是我的亲人,但是要是不是,你们要是敢放我一滴血,我就去死,你们不让我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我尽量的表现出来我只是想证实这个男人的身份,但是这个男人还有董生,董生活了一百多年,都已经是人精了,怎么可能会这么好骗,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便立马跟我说:“韩秀,你别想耍什么花招,你知道什么是式神吗?式神就是日本受阴阳师操控的妖怪,酒吞之所以会听你的话,那也是因为你身体里和真神田家族流着相同的血,但是如果你们两方都在的情况下,式神就会选择灵力强的一方,就算是你想找酒吞来救你,就算是他来了,也不可能会听你的话。”

好在董生这会,根本就没有想到我是想通过酒吞引起胡凤楼的注意,胡凤楼知道如果我不用血的话,根本就没办法传唤酒吞,现在如果是他知道酒吞忽然从家里出来了,那么一定会将嫌疑怀疑到董生的身上,这段时间我们一直都在打听董生的消息,如果胡凤楼对这件事情稍微上心一点,我想他一定会跟随酒吞找到我的。

“我又没跟你说话,你插什么嘴。我就想证实一下身份也不行吗?”我故作生气的对着董生吼了一句。

坐在我身边那个叫真神田一的男人,看见我生气了,便对董生说了句:“韩秀姑娘与我是同血缘的亲人,几千年前,我们老祖宗便教我们要团结互助,既然秀秀姑娘是想安心,我把酒吞唤出来又何妨?”

说着,真神田一扬起手,直立起食指和中指,放在唇边,低声的念着一些咒语。

酒吞也真不愧是他们自己的式神,真神田一有事情想安排酒吞的时候,只需要念动咒语,而我就要用血。

在真神田一念动咒语的时候,我都感觉到了我们身周顿时就涌起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伴随着这力量而来的,果然是酒吞的气息,并且随着这道力量加剧,真神田一的咒语越念越快,最后忽然停下来的时候,我真的就看见酒吞此时就仿若一只人偶似的,趴在了我们车子的后备箱上。

在酒吞来了之后,我们的车子也驶入一片荒山之中,董生控制司机,我们在进山的一条小路前停了下来,董生和真神田一下车,我这会也被他们一起拉着下车。

在下车之后,酒吞也从车的后备箱上下来了,低着头站在真神田一的身前,与在我面前的模样完全的不一样,现在的它就像是个木偶,等着被主人操纵提线。

看着酒吞这样,真神田一似乎有点自豪,指着酒吞跟我说:“这下你总该信了我们有血缘之亲了吧,这酒吞,是我们真神田家族最忠诚的式神,哪怕是送来中国这么久,对我们真神田家族都忠心耿耿,并且我们真神田家族,有很多像是酒吞这样忠心耿耿的式神,当然,他们都在日本,在日本,我们有一个大家族,你要是想加入我们大家族的话,可以随我去日本,助我神药练成后,你就是我们真神田家族尊崇的伟人。”

听着真神田一的时候,我此时心里一直都在想着胡凤楼怎么还没来,于是我就不断的拖时间,跟真神田一说:“那我要是把血给你炼药,那我要是死了呢?”

上一次他们用我的血,就是生硬的割破我的血管,如果再让他们割几次,恐怕我不死也得脱几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