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吻(1 / 2)

“之前胡天雷是不是对你不好?”我问了一句胡九霄。

可能是因为我听了胡翡翠跟我说的那些胡九霄的过往,我对胡九霄有一种在某些程度上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在胡翡翠的眼里,胡九霄的过往是卑贱的,如果不是她,胡九霄将一辈子都无法达到今天的高度,只能给他自己的家人当牛做马,做一辈子的奴隶。

但是对我来说,我从小也是被欺负长大,过着遭人白眼打骂的生活过来的,所以特别理解那种自己活着,可是全天下人都能欺负你的那种难过和悲伤。

当胡翡翠说到胡九霄从前在胡天雷家里的遭遇的时候,让我只是觉的很是心疼他,当然这种心疼只是作为朋友,作为一个与自己有同样经历的人的心疼。

胡九霄听我问他这话,可能是年数已久,又可能是他早已经阔达了,也并不是特别在意当年的事情了,于是就问了我一句:“胡翡翠告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