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帮我拿个主意(1 / 2)

这个老婆子,应该就是胡九霄从天上请下来的柳仙,来为胡凤楼治眼睛的。

我身边的胡仙侍卫,听见到了胡九霄在训斥他,立马就低下头来,向着胡九霄认错,并且对胡凤楼道歉。

胡凤楼这会并没有理会胡仙侍卫,这会跟着胡九霄从天上下来的那个老婆婆,便笑盈盈的从胡九霄的身边走过来,拄着拐杖,笑盈盈的冲着桌上的狐狸说:“你就是胡凤楼?胡天霸家最小的孙子?”

胡凤楼此时心情正不爽,老太太这会问他的时候,就算是他知道这老柳仙是胡九霄专门从天上给他请下来给他治眼睛的,也没什么好声气的回答了一句这老太太:“是又怎么样,难不成您老人家还认识我爷爷这老不死的?”

听着我胡凤楼说话,我真是想抽他了,他竟然连自己的爷爷都骂。

毕竟有外人在,我生怕胡凤楼会坏了老柳仙对他的映像,赶紧的就将狐狸从地上抱了起来,跟老柳仙解释说胡凤楼自从眼睛失明了之后,脾气就不怎么好,还希望仙家不要介意。

老柳仙听我讲完这话,倒是对着我笑嘻嘻了起来,她笑起来的时候,慈眉目善的,看起来让人心里感到十分的亲切。

“我啊,在胡天霸没死的时候,跟胡天霸还有几分交情,在胡凤楼小的时候啊,还抱过他嘞,这小后生从小嘴就毒,被胡天霸一家宠的没忌讳,要是胡天霸还在的话,他也不会沦落成这样,来这人世间受苦了。”

老柳仙说着的时候,长长的叹了口气,再看向胡凤楼,对胡凤楼说:“九霄来找我,想请我帮你治治眼睛,你这眼睛我也听九霄说了,问题有点严重,这眼睛里的毒素十分难清理出来,并且一两天也绝对治不好,你这不听话的后生,可愿意在我帮你治眼睛的时候,一切都听我的?”

看来这老柳仙是怕胡凤楼不听话,都还没开始给胡凤楼治病呢,就开始强调胡凤楼要听她的话。

胡凤楼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他的眼睛好还是不好,漫不经心的似乎都不想回答老柳仙,现在这当会,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我真是烦死胡凤楼他这懒散的样子了,赶紧的就在他毛茸茸的肚皮上用力掐了一把,叫他赶紧答应老柳仙啊!

估计是被我掐疼了,然后又看见我着急的表情,胡凤楼这才抬头对着老柳仙说了一句随她的便,估计是说完了之后又怕我觉得他说的不够诚意,于是就又补充了一句:“好的,我什么都听你的。”

见胡凤楼答应下来了,老柳仙这才把心放下来,伸手将我手里的狐狸抱了下去,然后问胡九霄说她需要先给的胡凤楼的眼睛具体的诊断一遍,诊断期间不能被打扰,问胡九霄能不能借我们的房间用一下。

这老柳仙都是胡九霄请来的,胡九霄自然是对老柳仙十分的客气,对老柳仙点了下头,说当然可以,然后叫胡仙侍卫去给老柳仙准备茶水端进去。

在老柳仙抱着狐狸进了房间之后,我就跟到门口,胡九霄看见我着急的样子,就安慰我说:“你别太担心的了,柳仙医术高超,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她治不好的病,疗不好的伤。”

看着胡九霄看向我的镇定眼神,我点了点头,心里不断的想着最好是能把胡凤楼的伤治好,不然的话,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不过这会胡九霄回来了,我想起去家里找许广良给我锦囊的时候,张丰跟我说周婉尸体已经被胡九霄处理的事情,如果周婉的尸体不是胡九霄帮忙处理的话,恐怕我现在都在被通缉吧,于是我就向着胡九霄问起了这件事情。

“天尊,周婉尸体,这件事情,真的是麻烦你了。”

胡九霄听我忽然说起周婉尸体的事情,温和的神色微微的严肃了一些,胡九霄他本身也不是什么爱杀生之人,于是就跟我说:“这件事情不怪你,于情于理,为了我们胡仙的颜面,这件事情也是我该做的。”

“但是这毕竟是杀人的事情,你这么做就算是包庇了胡凤楼,你就不怕一起跟着受到惩罚吗?如果这件事情影响到了你的话,你就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吧,我怕因为这件事情给你带来什么不好的处分。”

胡凤楼受到惩罚,是他自己种下的因果,但是胡九霄完全就是被牵连进来的,这是我跟胡凤楼的事情,所以自然也是不希望胡九霄替我跟胡凤楼被黑锅。

听我说这话,胡九霄脸上的微微严肃的神色,忽然就微微笑了起来,俯身在我身前,跟我说:“我就是怕这件事情影响到你,所以才这么做的,若是真的舍得让你陪着胡凤楼受苦,我就不会这么做了。”

胡九霄说话的声音十分的温柔,并且从我认识他到现在,他从来都没跟我说过一句重话,什么时候都在为我考虑,可是就是他对我越好,我就越觉得对不起他,总觉得欠了他的。

“天尊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了,不然我以后都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了。”

在我说完这话后,胡九霄几根洁白的手指,就向着我的下巴上摸了过来,周围没人,他的脸也凑的我更近,几乎就是将他的额头都贴在我额头上了,跟我说:“我们之间还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话,我不要你的报答,我只希望你好,你好我就好。”

胡九霄说话时候从他口中撒出来的淡淡热气,混着他口中那迷离的香味,就撒在我的脸上,在胡九霄跟我说完我问他的事情之后,他的手用力了点,将我的脸向着他唇边微微抬了些上去,再跟我说:“我好想你。”

这种情话从胡九霄的嘴里说出来,顿时就让我脸一阵发紧,并且伴着他口中那阵香味,吹得让我都有些心神不定,一时间都有点忘了胡凤楼就在房间里看病,于是就跟胡九霄说了一句:“你这走了也不过是一两天,有什么好想的。”

胡九霄笑了笑,将脸压在了我的头发上,伸手抱住了我,将我按在了他的怀里,回答我说:“我一离开你就开始想你,你说以后要是你不肯跟我去长白山了,我该怎么办?”

胡九霄说的这句话,语气里有些微微叹这个老婆子,应该就是胡九霄从天上请下来的柳仙,来为胡凤楼治眼睛的。

我身边的胡仙侍卫,听见到了胡九霄在训斥他,立马就低下头来,向着胡九霄认错,并且对胡凤楼道歉。

胡凤楼这会并没有理会胡仙侍卫,这会跟着胡九霄从天上下来的那个老婆婆,便笑盈盈的从胡九霄的身边走过来,拄着拐杖,笑盈盈的冲着桌上的狐狸说:“你就是胡凤楼?胡天霸家最小的孙子?”

胡凤楼此时心情正不爽,老太太这会问他的时候,就算是他知道这老柳仙是胡九霄专门从天上给他请下来给他治眼睛的,也没什么好声气的回答了一句这老太太:“是又怎么样,难不成您老人家还认识我爷爷这老不死的?”

听着我胡凤楼说话,我真是想抽他了,他竟然连自己的爷爷都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