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绵羊先生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今年冬天第一场雪降下时,高三的学生迎来了期末考试。

  宋颂在校服外套外面穿了一件蓬松的面包服,因为恰好是姜黄色,看起来就像一块行走的面包。

  期末考试前一天晚自习,大家都在教室里安静复习,宋颂也在抓紧时间复习明天下午要考的数学。语文没什么好复习的,除了默写古诗词,其他的考题都是未知。

  当然,对路棉和江夜行这种学霸来说,数学这一科也不需要复习,因为各种数学公式他们早就烂熟于心,各类题型也都得心应手,考前也就看看错题集。但宋颂不行,每种题型她都要复习一遍。

  快放寒假了,老师们都在开会,班里一个老师都没有。

  宋颂撑着头算一道求抛物线方程的题目,后面还有两小问,求焦点坐标,还要证明a为线段bm的中点。她算了半天没得出答案,叹了口气,开始走神,这要是在考场上,这道大题又要丢分了。

  一个学期过去了,她怎么就不开窍呢?

  人家林书山是怎么把数学学得这么厉害的?

  正想着他的名字,身后冯子洋就用笔戳了一下她的后背,宋颂懒洋洋地转过身,用口型无声地问他:“干什么?”

  冯子洋递过来一个本子,似笑非笑地说:“后面传过来的,说是给你的。”

  “给我的?什么啊?”

  宋颂自言自语似的小声嘀咕,接过笔记本翻开来看,片刻后,惊讶得不得了。这是一本数学笔记,常考的题型上面都有记录,而且写了详细的解题过程,还用不同颜色的笔强调知识点。

  宋颂呆住了。

  良久,她刷地扭过头,把正在复习的冯子洋吓了一跳,他做个虚惊一场的表情,说:“你要吓死我啊宋同学。”

  “这本笔记是谁的?”宋颂问。

  “我哪儿知道?”冯子洋握着笔随手一指身后,“后面同学传过来的。”

  宋颂不死心,继续追问下去:“你问一下你后桌的钱峥,是谁传给他的。”

  冯子洋歪着头,表情有点无奈:“姐姐,我问他他也不一定知道啊,说不定是他后面同学传给他的。你要真想知道,下课后自己一个个问呗。”

  宋颂默了默,转过去捧着笔记本翻阅,不由得思考,这样一本数学笔记本,得整理很长时间吧。

  她翻到最后一页,忽然发现上面写了一行字:“能理解尽量去理解,实在理解不了的题就把步骤死记硬背下来,遇到相同的题型就套着步骤写。”

  宋颂抿了抿唇,忍不住想笑,看来对方很了解她的真实水平。

  路棉凑过来,下巴枕在宋颂的手臂上,跟她一起看笔记本上的内容:“这是……山哥的字。”

  宋颂愕然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路棉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我看过就有印象啊,他的字很飘逸。”顿了顿,“稍微有点特色的字,我看过一遍差不多都有印象,你的字写得潦草,不太好认;班长的字偏楷体,是阅卷老师最喜欢的字体;徐盼盼的字细长细长的;冯子洋的字又写得过分圆润。”

  宋颂:“……”

  你们学霸的脑子果然不是普通人能比的,记忆力这么恐怖,连别人的字体都能一眼认出来。佩服佩服。

  路棉在笔记本上扫了几眼,弯弯唇角:“数学科代表很热心嘛。”

  “呃,我们不仅是同班同学,还同上一个补习班,双重同学情义,当然非同一般了。”宋颂用手拍了拍笔记本。

  话是这么说,她心里其实很感激林书山。

  像他那种级别的数学大佬,别说做详细的笔记了,平时做题都是能不打草稿就不打草稿。数学老师常说,林书山的卷子比脸还干净。哪儿像她,不仅卷子画满了,草稿纸也写满了,最后能不能解出答案还得看运气。

  这本数学笔记,应该是林书山专门为她准备的。

  宋颂一边翻笔记本一边念叨:“大佬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

  路棉正在看资料书,随口接道:“唯有以身相许。”

  宋颂:“……路棉,你学坏了。”

  以身相许是不可能的,下课后,宋颂准备去后排当面跟林书山说一声“谢谢”,等她站起来,刚好看到林书山从教室后门离开。

  她只好坐回去,时不时朝后面看一眼,然而大半个下课时间过去了,林书山还是没有回来。

  宋颂鼓了鼓脸颊,心道这哥们儿上个厕所也太久了吧。

  她手托着下巴,干脆盯着教室后门,免得错过了林书山。

  冯子洋见状,忍不住调侃:“瞧你一脸望穿秋水的模样,再过一会儿,就要化身望夫石了。”

  宋颂抬腿踹了他一脚,这样还不算,她拽起课桌上一个本子摔向他,把冯子洋逼得连连后退求饶。

  林书山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宋颂在跟后桌的男生打闹,她永远都是这样,跟班里所有同学关系都很好。

  宋颂看到林书山,眼睛一亮,正准备过去找他,第二节晚自习的铃声就打响了,班主任从教室后门走进来。宋颂吓得连忙转过身,端端正正地坐好,低头看数学笔记。

  老师们的会议结束了,张永超过来就是跟他们说一些重要的会议内容,包括期末考试相关事项,以及寒假期间的一些叮嘱。

  说来说去还是那几句话,不要总是想着玩儿,假期在家里也要好好复习。放假期间就是拼自制力的时候,当你玩的时候,你要想想其他同学有没有可能在学习。这样一来,你还玩得下去吗?你不会有负罪感吗?

  宋颂忍不住想,老师说这些话也太没道理了,高三的假期总共就没几天,别说玩了,写作业的时间都不够!他也不看看各科老师发了多少张卷子!白花花的一堆,塞了半个书包。

  然而,每个老师在布置作业前都会说一句:“我布置的假期作业不多,就几套卷子,写完就没了。”

  结果,所有老师的作业加起来就是一场灾难。

  宋颂扶住额头,脑子闷闷地听张永超继续讲假期注意事项。

  半个小时后——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接下来的时间自由复习,明后两天期末考试好好考,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全班鼓掌。

  宋颂有气无力地跟着鼓鼓掌,这个新年注定不快乐。

  晚自习转眼就过去,放学铃声响了,宋颂站起来,踢开凳子,慢吞吞地收拾东西装进书包里,手碰到那本数学笔记时,陡然想起来还没跟林书山道谢。

  她抱着书包扭头,谁知林书山的座位空空,显示人已经走了。

  路棉也收拾好了东西,拿起课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你收拾好了吗?走吧。明天早上就要考试了,晚上早点休息。”

  宋颂“哦”了一声,跟着路棉走出教室。

  回寝室简单收拾了一下,宋颂爬上床,从包里拿出手机开了机,点开了qq,找到与林书山的对话框,敲了一行字发过去:“谢谢你的数学笔记。”

  发出去的时候,她还顿了一下,千万别搞错了人。虽然路棉认出了笔迹,万一她认错了呢……

  那边,林书山也刚躺到床上,手机响了一声,看到了宋颂发来的消息,他点了两下,回复了“不用谢”三个字。

  宋颂盯着屏幕上的三个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亲爱的绵羊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林北辰只为原作者三月棠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月棠墨并收藏亲爱的绵羊先生最新章节